雪莱菜菜子

爬墙阴阳师中,吃切光,沙雕写手,日常长篇咕咕咕。
曾经沉迷火影,站火影六件套,可逆,一般不拆,吃得下非爱情向。

【阴阳师】送货上门 番外之售后服务(切光)

【阴阳师】售后服务(切光哨向)

★预警★
1.上篇送货上门的后续,cp鬼切×源赖光,出场人物有:樱,桃,酒吞茨木(爱情向攻受未提及)
2.年龄限制,道具play
3.ooc,夸张描写,不符合现实。
4.私设众多,建议先看前文↓

http://blackxyz.lofter.com/post/1cd736b3_ef2e6848

前文提要:黑暗哨兵鬼切与暗塔的酒吞与茨木战斗后,被塔捕获,源赖光决定用成为对方向导的方式,将这个强有力的棋子控制在自己手中。
本文摘要:被发现了暗塔卧底身份的鬼切被无情的源赖光切断链接丢在崩溃的水下基地。可惜撤离的源赖光没能成功与塔的后援汇合,反被暗塔带走。在暗塔重逢的两人,记恨被抛弃的鬼切会做出什么举动呢?
 
1.
“赖光大人!快!……抓住我的手……”
 
“咕噜……”
 
他徒劳无力地伸长了手去够,却怎么也够不到那被水纹扭曲了的救命稻草,脚下逐渐生成的漩涡传来巨大的吸力,卷着他离塔派来支援的船只越来越远。
 
“……”
 
“怎么还有一个?”
 
腰上传来异物缠绕的触感,他条件反射地去摸,入手是冷血动物特有的鳞片光滑的触感,因缺少氧气而意识模糊的脑子突然回神了一秒。“……jiu……咕噜……”
 
2.
再睁眼,进入视线的是白色的天花板。
 
差一步就要被淹死的向导此时安安全全、舒舒服服地躺在病床上,在冷水里泡久了的脑袋因缺氧了长时间还在发晕。
 
转过头,他熟悉的人正坐在床边,用一双满是红血丝的眼睛盯着他。
 
他的哨兵。

刚刚被他决绝果断地切断所有连接,当做弃子抛弃在那个快崩溃的水下基地里的……
 
他的,前,哨兵。
 
“……鬼切…渴……”他脑子短路一般,一如既往地指使他的哨兵,半分都没想起来他绝情至极的行为以及这将会导致的怎样的后果。“……水……”
 
手中的检查报告单被哨兵可怕的握力捏的皱在一起,在水下基地里,被背弃的愤怒像烈火一般无时不在炙灼着他的心,但看到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向导时,满心的担忧简直就要淹没他整个灵魂。

他从未如此清晰地认识到,他就要失去他的向导,人生的支柱,灵魂的伴侣。就连被切断链接的那一刻,都只是愤怒地想要冲到某人面前质问,而非如此痛不欲生。

鬼切倒了杯水,轻抿了一口试试水温。

“咳,扶我起……呜?”唇齿相贴,温热的水一点点渡进来,湿润了他干燥的唇,一路淌到喉咙和还未进食的胃里。

“还要么?”青年声音带着些沙哑,仿佛那个几天未进食喝水的是他,语气轻柔而危险。

源赖光稍稍清醒了些,这语气让他的心一沉,危机感叫他提高几分警惕。“鬼切?……我还要喝水。”

温柔的唇又喂进来一些温度刚好的水,他小口吞咽着,在最后一口喂完时,轻轻咬了口那唇。

“咯。”塑料的水杯发出一声呻吟,在狂暴边缘的哨兵手中苟延残喘着。

3.
“鬼切……还记得我是怎么嘱咐你的么?我说过,一切以你的任务为主,完成任务就按原计划撤退。你为什么要返回来?”

“……你……为什么断开链接?”

“因为敌人的目标变成了我,链接还在,死的是两个人,断开链接,只有我一个人!这么简单的计算!!”

“那你想过吗?没有你,我怎么……啊!”

“鬼切!”他勉强抬起还哆嗦着的手去摸哨兵突然扭曲的脸,神色哀恸,氤氲起水雾的红色眼睛楚楚可怜。

鬼切连忙抓住他的手,放在脸颊边上。

“原谅我,我只是不想让你……”被单下的另一只手都快掐的青紫,他不露声色地与鬼切贴过来的脸保持距离,放缓了声音。

“……活着走出那个基地。”鬼切替他补完了没说完的话,冷冷反问道:“您是不是都要被自己感动哭了?……赖光大人?”

“哼……”他不屑地哼笑一声,哀恸的神情消失的无影无踪,手腕上传来的剧痛让他额角见汗,说话声也不自觉带上颤音,“是啊?我怎么对暗塔的走狗都这么好,可把我感动……嗯。”

“……”鬼切将他的手甩回白色的床单上,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挣扎着从病床上爬起来的人,“可惜……这里是暗塔。”

“……”他心中暗叹果然,那时缠住他,拉了他一把的蛇应该就是酒吞那条被切断的精神体。虽然暗塔对于塔来说是敌人,但是暗塔向来对向导态度温和,他至少在这里有安全方面的保证,虽然争取不到鬼切的立场,至少鬼切这句话表明他会遵守暗塔的规则,不会伤害他。

于是,他又安安稳稳地蹭了蹭柔软的床铺,闭上酸涩的眼睛,挤掉刚刚装出来的眼泪,打着哈欠,懒懒地说:“是么?我会记得你们善待俘虏的……我累了,滚吧。”

因为链接断开而本应该轻易被激怒的哨兵默不作声,他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儿,直到装睡的向导都因为疲倦而沉沉睡去,他才放下手中的水杯,悄然离开。

4.
“您今天的感觉怎么样?”

“……很好。我可以出去走走么?”

身穿白大褂的温柔女性收好听诊器,闻言莞尔一笑,“当然可以,多运动有利于您的病情,只是……”

“……”源赖光有点惊异于暗塔对向导的宽松管理,“只是什么?”

“您的身体还不能适应长时间运动,况且您这样离开的话,星熊大人实在太可怜了。”以樱花做名的女医生一边写医嘱,一边说着轻轻笑起来温柔地打破他的计划。“请您还是在星熊大人的陪同下外出吧,至于注意事项,我会仔细交代星熊大人的。”

“……”源赖光脸上的微笑差点挂不住。身边名叫桃的护士小姐反而惊讶地叫了起来:“诶诶诶?!你就是传说中那个渣了星熊大人的源赖光??”

“桃,这一个月来星熊大人天天往这里跑,你都没发现呀?”

“樱,你就别笑我了……天啊,我昨天还跟雨女说星熊大人不会是移情别恋你了吧。……天啊,好丢脸。”

太聒噪了,暗塔的向导一点也没有塔的温柔顺从。

实际上与“温柔顺从”一点关系也没有的某位向导这么想道。

5.
“小星星,你要什么时候把和源赖光的链接重新连上?”酒吞放下按着鬼切额头的手,漫不经心地问,转身给幽幽盯着的这里的茨木顺了顺毛,“你知道我上次受伤后,就很难再负担安抚两个首席哨兵。”

“没有!”最先反驳的倒是白发的高大男人,他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挚友还是最强的!”

“呵,你一个就够难搞了。”酒吞用手指摩挲着茨木尖尖的下巴,那张姣好的面容露出无辜天真的神色,任谁也没法将这副无害的脸和其凶残的战斗力联系起来。

“可是他……”鬼切犹豫几分,被向导毫不犹豫的抛弃的经历给他的内心留下了巨大的阴影,虽然他也明白之前的结合本来不是基于爱情。“他只是把我,不,把哨兵当做一枚有用听话的棋子。”

“哦,你之前说过要成为源氏的利刃呢,这么快反悔了?”

“……我们家向导什么时候都那么会吐槽了?”

6.
“你们这些已经结合的,有什么问题不能到床上解决的?”

“……”

“小同志,技术部支援你装备,还需要技术指导么?”

“……”

7.
倚在床头看书的男人懒洋洋抬了抬眼,抬脚踩在默默在他床上坐下的哨兵的腰上。“下去,裤子,脏。”

“……”鬼切抓住男人细瘦的脚腕,拿刀的手抚摸刀柄一般摩挲着,一路向上。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性暗示了,源赖光冷笑一声,随手将书倒扣在床头,起身把快摸到他大腿的手一把抓住,“想什么呢,你现在可没这个权力。”

“和我结合,不然他们不会放你回去。”鬼切放开手,转手握住那只手的手腕,想要将他拉到怀里来。

“选一个哨兵结合就放我走?你为什么会觉得暗塔会相信我这个有前科的向导?我已经切断过和你的链接,再切断一次又如何?”白发的向导按住鬼切的肩,笑容讽刺,“你敢再试试?”

“樱没告诉你,你的精神域已经撕裂过一次,再一次切断链接,轻则从此不能再作向导,重则变成植物人。”鬼切没有理会他的挑衅,回想起那张检查报告单上的结果,他的心底一阵阵发寒。

“鬼切,我不会选你的,你已经不能为我和源氏带来什么了,你明白吗?”源赖光挣扎了一下,败给了哨兵可怕的力气,“你真的觉得塔里没有人怀疑你是暗塔派来的么?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再和一个可能是卧底的人结合,暗塔有那么多向导难道没有一个适合你?”

“……”鬼切深深呼出一口气,伸出了另一只手。

8.

http://blackxyz.lofter.com/post/1cd736b3_eff16da2

9.

“我记得我嘱咐过您很多次吧。”难得双手叉腰做泼妇状的樱医生气呼呼地说,把手里的病历簿敲得啪啪作响。“不要剧烈运动!不要剧烈运动!您这么着急是要赶着抱孩子??”


被连着训了半个小时多的鬼切向躺在床上的,他的,向导投去求助的视线。


被做的腰酸背痛的源赖光听到最后一句脸都黑了,一想到在暗塔遭遇的各种神奇的对待他就毛骨悚然,还是敬谢不敏吧。


他艰难地翻了个身,把视线丢在身后不管。


10.

主人这是什么意思?


鬼切认真思索一番,不确定的想。


大概是今晚再来一次?




—————————End—————————

评论(22)
热度(78)

© 雪莱菜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