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莱菜菜子

爬墙阴阳师中,吃切光,沙雕写手,日常长篇咕咕咕。
曾经沉迷火影,站火影六件套,可逆,一般不拆,吃得下非爱情向。

【阴阳师】迷梦求解 1.1

迷梦求解 1.1

Cp:鬼切x源赖光


★预警★
1.这篇文开始是想写个高大上的解谜向,奈何作者沙雕,写成搞笑风了Orz,大量ooc。
2.是个长篇……
3.是个报社产物,你可能会看到被世界(作者)的恶意玩弄得很惨的两个人。
4.毕竟,患难见真情嘛ㄟ(▔ ,▔)ㄏ
5.小红帽切和猫光上线,1部分是童话合集,有什么想看的评论提,作者尽量安排。


6.

“!!!”正消极抵抗的鬼切被劈头盖脸地砸了一堆衣物,红色的小洋裙和同颜色的小斗篷,身边默默出现的还有黑色的圆头皮鞋和一个野餐篮子。

“……这什么东西?”

“唔……像是西洋的东西?”源赖光拎起那件漂亮的红裙子,默默地对比了一下身形,发现在场的两人里,只有暂时变小的鬼切才穿的进去,顿时松了一口气,带着幸灾乐祸指使道:“你穿上试试?”

鬼切抱着刀,警惕地看着他和他头上开心的晃来晃去的呆毛,“不,我不!”

“试一下……快点,听话!”面对身高都不到腰的鬼切,源赖光难得用上了对族中小辈的哄骗语气。只不过并没什么作用,鬼切依然实力拒绝,他抱着刀,挡着前面的腰带结,默默往后退,对面的人一抬手,他转身就跑。

没跑几步就被就被拽住,鬼切回头一看,发现身后的白绳蝴蝶结被人拽在手里,攥着它的人对他露出一个有些狰狞的笑,“穿不穿?”

“……”被扒光衣服不得不穿的鬼切被迫和源赖光研究了许久裙子和其他配件怎么穿戴。最后,这两个顶多只脱过女人衣服的大男人借着在野餐篮子里发现的一张照片,按葫芦画瓢,总算穿戴好了。

源赖光对比着这张他觉得画工了得的“画”,调整好鬼切头上那个红色蝴蝶结的位置,顺便对比了一下“画”中小女孩的脸和鬼切的脸。

鬼切有点迷惑地看了看那根又比了个爱心的呆毛。

一身红裙的“小女孩”肩披同色的小斗篷,头戴同色的蝴蝶结发箍,柔顺靓丽的过肩黑发整整齐齐地披散,中分的刘海梳到脸两侧,那颗泪痣在刘海底下若隐若现。困惑不解地歪头时,还眨巴着那双闪亮的大眼睛,显得可爱极了。

源赖光晃了一下神,才想起来两人之间隔着的深仇大恨,勉强用冷淡的语气说:“再看看篮子里还有什么……你的刀先放我这里。”

“……”

 

7.

翻开野餐篮子的盖子,鬼切在里面又掏出了一瓶果酱,两块长条面包,一条带着铃铛的缎带,以及一本日记本。

面包和果酱上标着字,源赖光翻开日记本后发现第一页上赫然是面包和果酱的名词解释。莫名被当做傻子的感觉一闪而过,他专心看过每个字,试图找出解开现状的线索。

鬼切踮起脚尖扒着他的手臂艰难地去看日记本上的字,虽然他其实对这个困局没什么解开的欲望,只想看仇人不痛快。但是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果他再不争取主动权,恐怕被看笑话的就是他了。

源赖光放低了手,而后又发现这个姿势实在不舒服,于是他干脆坐下来,把鬼切抱到怀里坐好,“小女孩”正好被他整个环在怀里,他拿下巴压了压“她”的头顶示意“她”安静看日记本。

鬼切动了动,发现也没有更好的姿势了,有些不甘心地“哼”了声,将注意力转移到那本放在“她”膝盖上的本子上。

(XXX.XX.XX

今天又是晴朗的一天,昨天下过那场雨后,森林的迷雾终于消失了,昨夜睡前好像听见狼的嚎叫,好担心住在森林里的外婆啊!

不知道昨天的雨有没有淋坏外婆屋外面的篱笆?不知道森林里的狼有没有发现外……

…………的果酱和面包,如果我去看望外婆的话,她一定会很高兴的吧!…………

哦!对了,可要记得,带上我的小猫咪!外婆见到它一定会非常高兴!

不过为了防止我淘气的小猫咪在森林里迷路,必须得给他带上铃铛哦!

“这些糊掉的地方……外婆?是这个人?”源赖光拿出那张合影,站在小女孩身边的年老女人拄着拐杖,面目和蔼慈祥。“这些加粗的地方应该是提示,铃铛的话……”

“铃铛……是指这个?”鬼切解下绑在手腕上的铃铛缎带,他们之前没在照片上找到这条缎带,这下倒是知道了这条缎带并不是小女孩身上的。“你戴。”

“……”源赖光皱紧了眉,一把拿过那条铃铛就往手上缠。

“你见过哪家的猫铃铛戴在爪子上的么?”鬼切忍笑仰起头,从下往上看到那条呆毛气的指向前方,不断在空气中戳戳戳。

源赖光不情不愿地解下手上的带子,往脖子上戴。就在打完蝴蝶结的那一瞬间,鬼切突然觉得身下一空,一屁股坐在了空地上,他被摔得向后倒,本该也摔在空地上后背却压倒了一样软软的东西。

“喵!!!”一声凄厉的猫叫让鬼切一个挺身,身手敏捷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连穿着层层叠叠的连衣裙都半点没妨碍到他的身手。

他转身一看,有只白色的猫咪可怜兮兮的趴在地上,脖子上系的是那条熟悉的缎带,脑门上还有撮呆毛,正无精打采地耷拉着。

“……源赖光?”

那猫有气无力地抬头看了一眼他,“喵(鬼切)。”

“哈。你也有今天。”鬼切伸手把他抱了起来,他现在也不大,但是抱只猫倒是绰绰有余。

“喵喵(把本子和画捡起来,这个是重要线索。)”鬼切闻言有些苦恼,猫已经占了他的两只手,哪里有空余去捡东西?

不过不远处就是野餐篮子,他将猫往那个相当大的篮子里塞了进去。

“喵!”盖子翻下来时正好砸到他的猫脑袋。“喵!!!(鬼切!!我自己会走的!!)”


——————————tbc——————————

评论(6)
热度(25)

© 雪莱菜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