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莱菜菜子

爬墙阴阳师中,吃切光,沙雕写手,日常长篇咕咕咕。
曾经沉迷火影,站火影六件套,可逆,一般不拆,吃得下非爱情向。

【阴阳师】迷梦求解(序)

迷梦求解(序)
Cp:鬼切x源赖光

★预警★
1.这篇文开始是想写个高大上的解谜向,奈何作者沙雕,写成搞笑风了Orz,大量ooc。
2.是个长篇……
3.是个报社产物,你可能会看到被世界(作者)的恶意玩弄得很惨的两个人。
4.毕竟,患难见真情嘛ㄟ(▔ ,▔)ㄏ
5.幼体切和呆毛光哥

6.垃圾lof每次吃我删除线,气
 
0.
【玩家:源赖光,进入游戏】
【玩家:鬼切,进入游戏】
 
【……】
 
【开始】【取消】
 
1.
“……嗯?”
转身就被寒光凌冽的刀架在脖子上是什么样的感觉?反正银发的阴阳师是一瞬间脊背发寒,从呆毛冷到后脚跟,他下意识倒退了一步,那刀光也如影随形地贴了上来。
“鬼切?!”
黑发的武士和在他手下时一模一样的打扮,只是看他的眼神变成了完完全全的仇恨和愤怒,不再是之前全然的信任和依赖。
“源赖光!”这位仇家咬牙切齿地喊他的名字,喑哑着嗓音,反反复复,疯疯癫癫地说。“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这次绝不会再放过你!!”
“等……等一下!”源赖光高声喊停,见那刀锋顿在半空,他心中有了算计,突然冷笑一声,泠然道:“你杀的了我么?丧家犬!!”
鬼切是真的被斥责的一愣,这是多年服从命令的本能反应,但看见那张居高临下傲慢无比的脸,心底的恶意如同火山爆发般,一股脑地涌了上来。
一刀,斩下。
两人同时眼前一黑。
 
2.
【警告:检测到玩家恶意行为,警告!】
 
3.
醒过来的时候,鬼切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他痛苦地按着额头呻吟了一声,突然发现了不对,一时间看着自己的手,愣住了。
“哈哈哈。”堪称熟悉的笑声从旁边传来,他抬头看向声源,吃惊地瞪大了一对凤眼。
被砍的人完好无损地盘腿坐在那里,看到他样子正哈哈大笑,乐不可支,完全没有源氏的矜持。
大概是被盯得发毛,笑容逐渐从阴阳师的脸上消失,他皱起了眉,问道:“我……有哪里不对?”
“……”鬼切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头顶上那撮呆毛弹了弹,完美地弯成了一个问号的弧度,完全看不出来刚刚还开心地在主人的头上晃来晃去,还时不时比个爱心。“……头发妖怪?”
“??”源赖光顺着他的视线去摸自己的头顶,只摸到自己蓬松柔软的头发,他意识这样根本找不到问题的源头,就问:“你有镜……你的刀呢?”
“!”说到刀,鬼切不自觉鼓起自己的嘴,显得那张圆溜溜的小脸更加可爱,原本就不算高的身高现在更是缩水到了三头身,别说拿着那把比他现在人还高的刀去抵着他冤家的脖子,他冤家现在都可以一只手把他拎起来。他不觉得有帮助仇家的必要,扭过头做不配合状。
“哼,”源赖光冷哼一声,自己去捡放在一边的四把刀。
鬼切没有阻止他,以他现在的样子就算是阻止也只是送人头,况且上一个做出过激举动就是他自己,看看他自己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他曾经的好主人,能在刚刚必死的局中反将他一军,足见他的智谋绝不会让自己处于不利之处。选择性遗忘了那根画风奇异的呆毛的鬼切这样想着,目光灼灼地盯着男人的背影。
然后看着那根呆毛“biu!”的一下,从“?”变成了“!”。
 
4.
同病相怜,相视无言,还相看两相厌的两人谁都不和谁说话。
【游戏规则:禁止相互伤害,违者接受处罚。】
鬼切在源赖光原来坐着的地方看到了这样一句话,才想明白为什么某人刚刚会出言挑衅他。
“哼,蠢货。”
鬼切抱着自己的三把刀坐在一边,看那个拿走了他一把刀的仇家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四处搜寻,尝试使用各种阴阳术。
 
5.
【冷静了?那就开始吧~】


———————————tbc———————————
 

评论(5)
热度(34)

© 雪莱菜菜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