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莱菜菜子

爬墙阴阳师中,吃切光,沙雕写手,日常长篇咕咕咕。
曾经沉迷火影,站火影六件套,可逆,一般不拆,吃得下非爱情向。

【阴阳师】以咒令之(切光)【上】

【阴阳师】以咒令之(切光)【上】

★预警★
1.fate AU,补魔梗,cp:鬼切×源赖光,有年龄限制描写,小孩子就听话哦
2.可能有点逻辑错误,以及ooc
3.不小心夸张了光哥的战斗力,以及没有出现真名的servent不要代入,作者只是懒得想了。
4.很可能有错字和拼写错误,1551
5.有些月球名词不懂可以O度下哦,不过作者也没写那么严谨,看不懂的人多的话再另附解释吧
6.光哥叫切切master,不是很带感么?沙雕如我,就只能想出这种身份转换。


简介:活到现代的鬼切,在路过冬木市时,意外被圣杯选中,获得了咒令,召唤了某种意义上算是他愿望的人,他会怎么办呢?


1.
“愿望?……我并没有这种东西。”

黑发的青年看着手背上的红色纹路,轻声地喃喃地说道。

坐在他对面的魔术师闻言瞬间激动了起来,有些语无伦次地表示无论什么样的条件他都可以满足,只要……

只要他能够召唤servent,参加圣杯战争,获胜之后把圣杯交给魔术师。

“……你需要的话,没有什么办法能转移它么?我对你说的圣杯没有什么兴趣。”

心怀鬼胎的魔术师在见识过眼前不出双十年华的青年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另一家魔术师世家派来的强大使魔,心中早有计划想要把这位强大外道战力归入己方阵营,不仅增加了圣杯之战的胜率,倘若在战争中使用过度的手段败露后也有一个可以甩锅的对象。

强大而对魔术世界一无所知。

多么完美的,棋子。

再三确认过转移的方法,但是必须得他先召唤servent,青年略微沉思了一会儿,表示可以先召唤servent。

倘若servent愿意听从魔术师的指挥,他可以提供魔力支援,保证servent的行动自由。

2.
欣喜若狂的魔术师忙不迭奉上大费周章弄来的圣遗物。

源氏重宝,髭切。

“……???!”

满意地看到青年震惊的样子,魔术师略带得意地炫耀道:“为了增加圣杯之战的胜算,我们特意研究过召唤的servent人选,因为是在日本,我们可是很仔细研究过日本的历史,这位英灵在日本有足够的知名度加成,再加上传说中斩妖除魔的事迹,应该会有对神秘的特攻加成……”

“……所以,你们是要……召唤源……”那个刻骨铭心的名字在颤抖的双唇之间变成无意义的音节,少女般樱色的唇瓣紧紧抿成一条惨白的直线。

“我都忘了,您是本国人士,应该很了解这位的事迹,您是他的fans么?要是真的召唤出来的话还能签名留影做纪念哦。不过还是有小几率召唤出别人的,别人的话也没问题,说明您与他的相性好过源赖光,战斗的时候还是配合默契比较重要……”

“……别的人也……”

“当然啦,也有可能召唤到茨木童子嘛,毕竟这把宝刀可是砍掉了他的手臂。”

“……”

3.
“宣告!汝之身托吾麾下…………天平的守护者!”

顺利背完那一长串召唤词,青年难得有些忐忑地站在鲜血画成的召唤阵旁边,局促不安地等待servent的降临,仿佛在等待某种未知的审判。

召唤的光芒散去,在魔术师激动的声音作为背景下,应召而来白发英灵,缓缓睁开眼,唇角带笑,朗声道:“servent caster……试问,你是我的master……?!”

嘴角上扬的弧度瞬间拉平,总是游刃有余的英灵难得露出惊讶的神色,倒映在赤红眼瞳中的是青年与千年前如出一辙的样貌。

曾经的式神也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千年的时间能让他不再看见旧主就拔刀相向,却也没告诉他怎么样面对成为英灵的旧主。

尤其是现在在某种意义上,他还变成了前主人的master(主人)。

这番相顾无言的场景的确有些气氛尴尬,魔术师不明白这之间的爱恨情仇,从召唤成功的激动中回过神来,暗暗推了一把站在那里的鬼切,小声跟他说:“您忘了么?要交换名字建立魔力回路。”

鬼切摇了摇头,说:“转移咒令后,你再和他交换吧。”

闻言惊疑挑眉的英灵注视着两人完成转移的仪式,因为有圣杯赋予的相关知识,所以他对此要比刚恶补了几天知识的鬼切要知道的多。

但他没有出言提醒,冷漠地看着鬼切在伪臣之书上签字,看着魔术师用不知名的魔术掩盖掉鬼切手上的咒令,切断他手上的魔术回路。

4.
欺骗与被欺骗,利用与被利用。

仇恨这这样命运的你,却还是挣扎在相似的命运中。

哈,哈哈哈……

5.
虽然是以辅助性职阶被召唤,进入战场之后,源赖光仍展现了强大的实力。

不过他这组的运气不太好。

在正式开始的第一天,就遇上了战斗中的saber与lancer,混战之后,初战就收获了双倍的胜利。

还未休整完毕,又遇上了赶来探查情况的rider,且战且退时又与上正在战斗的archer与berserker,虽然借着失去理智的berserker的攻势顺利撤退,但是撤退的路上却遇上了先前假死的assassin。

艰难杀死assassin后才推断出assassin与archer结盟的情报。

出于安全考虑,连夜转移阵地,使得连续战斗的英灵筋疲力尽且魔力见底。

更加惨烈的是第二天的战况,昨天解决了berserker的archer本身也是位非常强大的英灵,竟借着昨天assassin临死前传达的消息找到他们的据点。

就在战斗打到关键时刻,saber的master与rider出现杀死了源赖光的临时master。

在原本就微弱的魔力链接断开之时,他的动作一顿,霎时间,archer特有的华美炫目的宝具劈头盖脸地砸下来,他更是来不及闪躲。

“以咒令发出号令,到我身边来!”

6.
“什么!居然不是真正的御主。”

saber的御主将烟狠狠按灭在地上,而靠他用不正当手段夺来的新servent——rider正靠在墙上休息,刚从暴怒的archer手下带人逃生的他也是耗费了大量的魔力。


——tbc——

评论(2)
热度(48)

© 雪莱菜菜子 | Powered by LOFTER